首页 > 新闻 > 本地 > 正文

"预约专车"被定性为非法营运 青岛查处两辆

核心提示: 对于预约专车服务,市民对此有支持有担忧 。市民李先生是岛城一家合资公司的行政人员,临近年底,经常需要到机场接机,他认为滴滴专车正好满足了自己的需求。“如果选择搭乘出租车,总觉得没面子。”李先生说,他最近频频预约专车,其中有一次还预约了一辆英菲尼迪。

1

随着2015年春运时间的日益临近,为了净化青岛道路客运市场环境,青岛市交通执法部门从7日起正式启动了针对“黑车”非法营运的专项整治行动,近期部分打车软件推出的预约专车等服务,被定性为非法营运列入打击之列。7日17时30分许,青岛两辆私家车因涉嫌非法营运,在南昌路被执法人员暂扣。经进一步调查取证,一旦确认属于非法营运,将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据市运管局有关人士介绍,近期以来,一些私家车或社会车辆,借助网络平台和手机软件,预约租车从事非法运营的行为日益突出 ,其中不乏一些套牌的出租车和无证车辆,招致很多市民投诉和举报。“这些车辆往往收费较高,但未经过正规培训,服务水平和服务能力千差万别。”市运管局相关人士介绍,这不仅损害了市民的利益,也扰乱了岛城出租汽车的正常运营秩序。

7日下午,市交通运输监察支队派出多路执法人员,对火车站、汽车站、机场等岛城客流密集地点展开便衣暗访。下午5时30分 ,便衣执法人员分别在火车站及青岛港客运站附近,通过打车软件预约到两辆专车。这两辆专车的车型均为本田雅阁,不属于本市正规客运出租车的指定车型。其中,从火车站到南昌路的这辆车,最终收取执法人员车费42.7元。随后,这两辆车均因涉嫌非法营运被暂扣。

市交通运输委运管局表示,按照《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九条第二款规定:“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机动车综合性能检测、出租汽车客运或者汽车租赁经营的,由县级以上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处五千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而岛城目前提供“专车”服务的私家车或社会车辆,属“未经许可擅自从事出租汽车客运或者汽车租赁经营”,定性为非法营运。将对两辆私家车作进一步调查,一旦确认违法事实存在,将按照规定予以处罚。

市交通运管部门提醒广大市民,近期借助移动互联网技术衍生出来的各类预约专车,因没有强制报废、车辆维护、车辆技术等级评定的限制,驾驶员也未经过相关知识的教育培训。同时,提供专车服务的车辆保险额度不一,理赔能力及责任不明确,一旦出现安全事故,乘客的生命及财产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市交通运管部门将对预约专车行为重点监控 ,同时加大对各类“黑车”的查处打击力度。

■各方声音

市民:方便VS安全无保障

对于预约专车服务,市民对此有支持有担忧 。市民李先生是岛城一家合资公司的行政人员,临近年底,经常需要到机场接机,他认为滴滴专车正好满足了自己的需求。“如果选择搭乘出租车,总觉得没面子。”李先生说,他最近频频预约专车,其中有一次还预约了一辆英菲尼迪。

也有市民担心,提供预约专车的车辆没有经过专门的核实,乘客的安全无法保障。另外,正规出租车都有营运资质,上了保险,遇到问题出租车公司会承担连带责任。预约专车毕竟是没有运营资质的车辆,一旦出现问题理赔是大麻烦。

的哥:担心抢了自己生意

对于普通出租车来说,无疑被“专车”抢了生意。岛城一家出租车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出租车在营运方面受到预约专车的冲击尚不明显,但是,一些出租车在找替班司机的时候发现,替班司机越来越难找。“一方面,这两年各种代驾公司发展的势头比较快,有些人专门干代驾,一晚上也能挣到两三百元。”这位负责人称,更让他担心的是,专车运行成熟后一旦向普通出租车市场延伸,给岛城客运出租市场带来的冲击可想而知。

滴滴打车:按要求规范“专车”

记者7日晚间联系上了滴滴打车青岛地区的负责人。“我们支持政府主管部门对客运市场进行整顿,将各种非法营运的‘黑车’清理出市场。”这位负责人表示,但滴滴打车仅仅是与汽车租赁公司签约,并不针对私家车主。至于是否有私家车参与,需要和租车公司共同来甄别。“目前青岛提供预约专车的车辆有近千辆,但并不是所有的车辆每天都有机会上路,充其量也就几百辆在路上跑。

“从国内已经叫停预约打车的城市来看,市场的需求还是有的。”这位负责人表示,他们将按照青岛市打击“黑车”非法营运的专项整治要求,进一步规范预约专车。 记者 马正拓

■相关链接

全国多地先后叫停“专车”

●2014年8月

北京市交通委严禁汽车租赁企业为非法营运者提供便利,严禁把私家车辆或者其他非租赁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

●2014年10月

沈阳市交通局明确表示,在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以提供“专车”或“商务租车”服务为名的营运行为,属非法营运行为。

●2014年11月18日

南京市客管处发表声明,“严禁私家车、挂靠车等非租赁企业车辆用于汽车租赁经营”。

●2014年12月

上海市交通委表示:滴滴专车是黑车,营运不合法。

●2014年12月24日

淄博成为省内首个叫停滴滴专车的城市。

●2015年1月6日

济南市客管中心召开出租车行业打击非法营运动员会,包括滴滴、快的在内专车将按黑车查处,并将处五千至三万元罚款。

出租车业改革,向垄断还是“专车”下刀

面对出租车司机“生存难”和乘客“打车难”的呼声,是该对行业垄断的根基动刀,还是该对专车执法“一刀切”?近期围绕“滴滴专车”等引发的风波和争议,触碰到出租车业改革的深层问题,重堵不重疏、治标不治本,靠垄断利益生存的出租车行业还能走多远?

“共享经济”是否一刀切

出租车本是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长久以来却成为部分垄断公司的“摇钱树”。

就在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沈阳市部分出租车为表达不满停运。同时,其他一些地方也发生类似事件,矛盾直指燃油附加费、“份子钱”、黑车等问题。而与此同时,全国范围不少城市交通管理部门开始严查黑车、私车运营,并将板子打向了时下流行的“专车服务”。

北京市有关部门日前表示,集中执法力量加大对黑出租车的打击,并对“易到用车”“滴滴专车”等利用叫车软件非法运营的车辆从严查处。2014年12月25日,上海查扣了12辆“滴滴专车”,沈阳、南京等地先后表示,专车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属于非法运营行为。

对于这种界定,“滴滴打车”方认为,所谓黑车,是指未在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办理任何相关手续,没有领取运营牌证而以有偿服务实施非法运营的车辆。但是“滴滴专车”是一个移动出行的信息平台,只和依法运营的汽车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合作,不和私家车合作,如发生意外由“滴滴基金”按照责任范围内赔付。

北京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说,现行法规下,查处黑车无可厚非。但政府如果无视既得利益的暴利垄断,单方面遏制满足消费需求的创新模式,这种管理思路需要反思。

因为实施准入管制的出租车无法满足消费需求,多样化的专车模式风生水起。部分私家车挂靠租赁公司抢滩出租车运营市场,突破“街边招手”的传统模式,依托移动互联网提供便捷服务,并以相对的高价格拉开需求层次。

天津社科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在这种共享经济体系中,过去只能作为消费者的私家车主,可以将闲置车辆作为专车投入服务领域,体现了共享经济的互助性特点。

有业内人士认为,来势难挡的“专车服务”的确需要规范引导,但不能简单地“一刀切”执法。

是否维护垄断利益

一位北京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表示,自己并非对“滴滴”“快的”有意见 ,他们通过软件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生意。“我们最不满的就是长年被公司收取严重不合理的‘份子钱’。”

根据这位司机师傅介绍,自己和另一位司机一辆车双班倒,和公司协议一签就是6年。除去所交数万元押金,两人每月还要交给公司“份子钱”9600元,这样高的“份子钱”半年便可买回一辆伊兰特(北京市区出租车主流车型),而剩下5年半全是公司收走的暴利。但即便如此,车辆维修、保养等日常费用还得自己掏钱。“公司就组织开开会,别的什么都不管。”

一家大型汽车租赁公司副总裁对记者表示,出租车司机平时连个上厕所时间都没有,胃下垂、颈椎腰椎劳损、风湿关节炎已经成职业病,每天80%的工作时间都在给公司挣“份子钱”。

邱宝昌认为,出租车是公共交通的重要补充,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出租车公司的既得利益必须破除。

消费者打车难、出租车司机收入低,这样的“两头难”已是普遍现象。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我国共有出租汽车134万辆,企业8000余家,驾驶员260多万人。出租汽车经营服务规范与否关系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出租汽车行业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尚未有效解决,需要通过加强顶层制度建设,依法依规予以解决。

然而,在当前严格限制出租车牌照的背景下,一方面,出租车公司仍然能“躺着就把钱挣了”;另一方面,也难免出现垄断资源导致的寻租腐败。司机、市民两头不满意,甚至让牌照资源成了既得利益用来挟持政府部门的砝码。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机关服务中心主任汪国镇表示,目前出租车整体行业结构不合理,其经营方式已使整个行业在司机、乘客的多方指责下坐在“火山口”上,面临不得不改的境地。“司机压力太大,乘客难以享受到优质服务,必然催生新兴业态。”

期盼改革终结垄断

近段时间,“专车服务”市场发展井喷,引起社会极大关注。“滴滴打车”软件运营公司副总裁朱平豆称,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应用,这部分需求明显增加 。未来高品质、多层次、个性化高端商务出行需求会越来越旺盛,尤其是公车改革后,这股需求对市场产生的蝴蝶效应更大。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研究室主任程世东表示,从目前情况看,不仅高端个性化的出行需求没能满足,基本需求也属于供不应求状态。对于互联网专车项目,应考虑采取比较宽容的态度,不应“一刀切”,只要明确相关运营资格即可。

罗兰贝格汽车业务合伙人张君毅也认为,“一刀切”执法并不明智。比如在租车市场,神州等公司革了老式租车的命,而他们也又遭到“滴滴”“快的”等平台的挑战。出租车市场也是如此,只有在不断挤压和对抗中,市场才会更有活力。

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顾大松表示,移动互联网开启的城市交通变革新时代已来临,鲶鱼效应或可成为撬动传统出租车管理体制改革的杠杆,改变“份子钱”等不合理的旧模式,倒逼传统出租车行业改革。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