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兆华:陈忠实特别质朴 老家的乡亲都叫他“老陈”

来源:凤凰网    更新时间:2016-05-02 00:01  

编者按:2016年4月29日7点40左右,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因舌癌在西京医院去世,享年74岁,陕西文坛一颗巨星陨落。

陈忠实的代表作、第四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白鹿原》2006年起,被著名导演林兆华数次改编成话剧。这部舞台巨制共80余名演职人员参与,除北京人艺的当家名角,还请来西安市灞桥区秦腔艺术团和华阴市的30多位秦腔、老腔演员充当群众演员。为真实呈现白鹿原的风情,剧中演员全部说陕西话,舞台道具也是从陕西实地采集。

正是这部戏,让大导林兆华结实了陈忠实。凤凰文化联系到林导时,他正在和剧组排练即将上映的新戏,他邀请我们来到排练场,一边指导演员,一边向我们回忆起排演《白鹿原》的那些日子里与陈忠实的交往。

采访结束时,林导还特别叫来助理,委托他向西安发送唁电并敬献花圈,谨以表达哀悼。

陈忠实(左)与林兆华

林兆华:我和陈老师交往不多,就是排演《白鹿原》的过程当中有过接触。《白鹿原》小说出来以后,争论很大,我就说看看。我排戏没有什么先锋不先锋的概念,说句最土的话——我看这个戏有我要说的话、而且可以说我的话,我就排。所以《白鹿原》就是这么来的,不像网上说的那些什么在三个作品里挑了陈老师的《白鹿原》,没有,我就是随便看小说。

准备做成话剧时,我觉得小说要是改,没有生活体验的话改不出来,所以我就跟陈忠实老师联系了。那是最早一次给陈忠实打电话,不然他早就成为特别有名的大作家了,我没什么事跟人家联系什么,不是耽误人家时间嘛。

我就问陈忠实老师,这个戏如何,还要找人改编。他就说没事,你找人,我完全相信你,特别相信你。我又说我们需要下去体验生活,他说没关系,你什么时间来,我给你们安排。很爽快,包括我说我要是自己找作家改编也不合适,希望您提供一个作家,他也说你选吧,我相信你。陈老师特别相信我们北京人艺,说北京人艺的改编怎么改都可以,按照你们的要求改,人家没有提出具体的要如何如何。

那后来,我和濮存昕就带着几个演员去了陈忠实的老家。他给我们安排在老乡家采访、吃饭。每天跟我们上农村,走街串巷。我说我还想听听陕西皮影,不是看皮影,是希望听幕后的唱。陈忠实专门组织老腔的人来唱。我本来还想弄秦腔,后来也请艺术研究院的来唱,最后选的是老腔。

那时候,陈忠实还把媒体各界组织了一个像是联欢会一样的活动,大家烤全羊,我也不知道那是在什么地方,反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

他也来过人艺,带着那个老腔艺术团。人家老腔艺术团演出任务很多,而且人家演出有收入,到时候“哗”一下集体到人艺住一段时间,还排练,又演出,对收入有很大的影响。这都是陈忠实老师给组织的。

话剧《白鹿原》中的老腔

后来要演出了,原来老腔的词都是老戏词,我就说陈忠实老师你写几句,开幕的时候用。后来听到的那个“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男人笑女人哭都在炕上。”就是陈忠实老师新写的。

首演时,他也到北京来,完了有什么意见再修改。我忘了他看完戏以后具体怎么评价的了,没说什么,就是挺好的。

陈忠实老师是一个特别质朴的人,聊戏也好、聊生活也好,从来不花哨。我跟他一块儿上老乡家去,老百姓对他熟极了,根本不把他看成一个大作家,就是“老陈来了”、“忠实来了”、“进屋喝点水啊”,熟极了。

所以今天上午,我在家,然后一个记者给我打电话说陈老师过世了,我当时就觉得挺突然的,他其实还挺年轻的。

话剧《白鹿原》

话剧《白鹿原》

林兆华在话剧《白鹿原》的排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