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竞技 > 正文

东京奥运会面临多种无奈选择 没有一个方案 能让所有人满意

核心提示: 国际奥委会的最新公告显示,目前各方还在按照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想法安排筹备工作,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商讨奥运资格赛和参赛配额分配问题,务必使之达到公正、公平、公开。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国际体坛逐步进入全面停摆的状态,唯独本年度体育赛事的重头戏东京奥运会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如期举行还是推迟举行,空场比赛还是干脆取消,摆在东京奥运会面前的这些选项,无论选哪一个都注定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国际奥委会的最新公告显示,目前各方还在按照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的想法安排筹备工作,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商讨奥运资格赛和参赛配额分配问题,务必使之达到公正、公平、公开。

奥组委内部的“如期派”和“延期派”

3月16日下午,日本奥委会主席山下泰裕在东京都接受采访。针对“如期举办将面临很多困难”的提问,他坦言:“在这个问题上,出现各种各样的声音,有怀揣着各种各样想法的人,这是很正常的。 ”山下泰裕以自己参加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时,所目睹的日本代表团遭别国抵制的经历举例,“全世界的运动员都在赌上他们的人生,为四年一次的奥运会做准备。目前,我们应该集中全部精力,为了能够举办一场安心、安全的大会。 ”

除了山下泰裕领衔的“如期派”,在东京奥组委内部,还存在着以高桥治之为首的“延期派”。此前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高桥就建议东京奥运会“应该延期1到2年”。在高桥的主张中,奥运会若想安心、安全地召开,就必须“在疫情完全结束后举行”。其延期1到2年的建议,主要基于他对新冠肺炎疫苗何时研制成功的预期。

根据《日刊体育》的最新报道,目前东京奥组委中赞同高桥观点的人数不断增加。但不论这些人的意见如何,东京奥运会能否如期举办的决定权归根结底还是在国际奥委会手上。从17日起,国际奥委会已经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电话会议,希望征求各个国际竞技联盟、国家(地区)奥委会以及运动员代表等利益相关方的意见。

目前有一个极为不利的消息是,兼任国际足协理事、日本足协会长以及日本奥委会副会长的田岛幸三已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据报道,田岛幸三为了申办女足世界杯和出席国际足联会议,自2月底出国后直到3月上旬才回到日本。期间,他曾在欧足联会议上与在场官员们有过密切接触,还现场观看过日本女足0比4负于美国女足的比赛,并与日本女足队员们进行了互动。

如期开幕面临安全、公平两大难题

17日,国际奥委会第一次公开表示,疫情正给东京奥运会带来冲击。同日,东京奥组委也承认形势“每小时都在变”。尽管国际奥委会内部人士表示,不到最后时刻,各方都还是会朝着奥运会如期举办的方向努力。但毕竟这个决定所涉及的不单是体育范畴,也不单是一个国家的问题。东京奥运会若想如期开幕,目前起码面临着两大难题。第一是疫情的走势暂时还无法判断。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此前说,各方健康是他们首要关切的。但在全球体育赛事纷纷取消或推迟的背景下,国际奥委会一直在鼓励奥运选手继续备战,这引发了各界许多反对的声音。

国际奥委会委员海利·维肯海泽直言,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疫情防控远比奥运会重要得多。里约奥运会女子撑杆跳高冠军、希腊运动员卡特琳娜·斯特凡尼季表示,虽然很期待奥运会,但还是希望东京奥运会能有“B计划”,使运动员不去冒不必要的风险。就连日本共同社对日本民众的调查问卷也显示,69.9%的受访者认为东京已无法如期举办奥运会。因为“就算继续办奥运、也不敢让他们来”。

第二个难题是资格赛无法举行,运动员无法通过比赛获取奥运门票。目前,东京奥运会57%的运动员已经获得入场券,余下的43%需要在保障公平的前提下进行必要的规则调整。据悉,东京奥运会全部33个大项将在4月初公布晋级规则的修订版,这将是未来半个月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国际竞技联盟的主要任务之一。

空场比赛、推迟或取消均无万全之策

奥运市场营销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转播、赞助、门票和授权等。根据国际奥委会官网的数据,其中转播收入排在首位,达到该机构总收入的七成,而云集世界顶尖公司的奥林匹克全球合作伙伴赞助计划约占两成。从弥补转播商的损失,同时降低疫情传播风险的角度出发,空场比赛的确可以考虑。但柔道、摔跤、三大球等需要参与者聚集,甚至发生肢体接触的项目,恐怕很难同时兼顾防疫。此外,在空场比赛中,运动员的表现难免会因缺少现场氛围而大打折扣。

在奥林匹克百余年历史上,“取消夏季奥运会”的事件总共只发生过三次,并且全都是因为战争。即使是2016年寨卡病毒在巴西爆发,里约奥运会也如期举行。如果东京奥运会因为受到疫情威胁而取消,那将成为奥运历史上永远难以抹除的遗憾。

可即使东京奥运会延期举行,依旧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原则上,奥组委需要确定一个新的比赛时间,后续一系列筹办工作才能据此倒排工期。如果选在今年比赛,如何保证届时疫情一定能得到有效的控制。如果要推迟到明年或者后年,就必须先完成对《奥林匹克宪章》的修改。因为按照这一奥林匹克运动的总章程,东京夏季奥运会只能在本奥运周期的第一年,也就是2020年举行。而且,国际体坛有相对常态化的赛事体系,推迟后的东京奥运会想要 “加塞”并非易事。要知道,2021年夏天的重头戏应是世界游泳锦标赛和世界田径锦标赛,2022年则有北京冬奥会、足球世界杯、达喀尔夏季青奥会以及杭州亚运会等。

既然比赛延期会打破国际体育赛事体系的周密运转,还涉及到大量参赛国家和运动员、季节气候变化、不同项目的赛季冲突,以及转播商全年节目规划等问题,呼吁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声音才会越来越大。可是一旦这个极端结果真的出现,各利益相关方在经济层面和影响力层面必将损失惨重。对于“应届”运动员来说,如果因此而错过可能是“一生一次”的奥运会,那一定会是终生的遗憾。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丁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