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绿茵 > 正文

四年来首遭日韩碾压 中超变弱谁背锅?

核心提示: 亚冠小组赛第二轮,中超BIG4一胜难求,交出了一份相当糟糕的答卷。无论是从过往战绩、球员阵容还是球队底蕴来看,这四支球队几乎就是中国足球的全部家底。然而两轮过后,四队无一排在小组榜首。

在亚冠赛场,外援依然是中超球队的“顶梁柱”。 新华社发

恒大1比3大邱FC、鲁能2比2鹿岛鹿角、上港0比1蔚山现代、国安0比0浦和红钻——亚冠小组赛第二轮,中超BIG4一胜难求,交出了一份相当糟糕的答卷。无论是从过往战绩、球员阵容还是球队底蕴来看,这四支球队几乎就是中国足球的全部家底。然而两轮过后,四队无一排在小组榜首。

现象◆◆

四年来中超队首遭日韩碾压

今年代表中超出战亚冠的四支球队,刚好就是上赛季中超联赛的前四名,他们几乎能够展现出当今中超各个环节上的最顶尖水平。因此在今年的亚冠开始之前,不少球迷都对亚冠史上最强中超BIG4的前景寄予厚望。

小组赛首轮,中超四队的战绩为2胜1平1负,这是一个称不上好但也不算差的结果。小组赛第二轮,四支球队突然陷入集体疲软状态。恒大、上港先后在韩国球队面前折戟沉沙,鲁能和国安双双与日本球队打成平手。亚冠历史中上一次出现中超球队单轮无一胜绩的情况,还要追溯到2015年亚冠小组赛的末轮。不过,当时的背景是国安、恒大双双提前出线,而富力则已无突围可能,因此三队派出的都是替补阵容。唯独以全主力阵容出战的鲁能,在出线生死战中惨败于全北现代。

本轮过后,中超BIG4无一在小组中领跑,出线形势全面陷入紧张。其中,排在E组头名的是积4分的卫冕冠军鹿岛鹿角,积2分的鲁能凭借进球数的优势暂时力压庆南FC,排在小组第二;F组的大邱FC成为东亚区唯一一支保持全胜的队伍,积6分的他们已经甩开了同积3分的恒大和广岛三箭;H组的蔚山现代暂时以4分领跑,上港和川崎前锋同积3分,悉尼FC手握1分;处境最危险的是G组的国安,两战仅积1分的他们目前小组垫底,浦和红钻以4分领跑,全北现代和武里南联均有3分进账。还有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小组赛两轮战罢,中超球队面对日本球队的战绩为2胜2平,面对韩国球队的战绩则为1平3负。如此强烈的反差,让人不由得想起中国足球的“恐韩症”。在亚冠历史上,中超球队迄今面对韩国球队的输球场次已经高达两位数。本赛季之前,恒大在同韩国球队的近七场比赛中未尝败绩,但他们却在本轮客场1比3不敌亚冠新军大邱FC。上港虽然曾在2016赛季亚冠1/4决赛次回合中5球惨负全北现代,但他们随后在2017赛季客胜首尔FC、2018赛季客胜蔚山现代,“抗韩”表现也算比较突出。可惜,上港这次明显不在状态,如果不是颜骏凌发挥出色,他们很有可能要带回一场惨败。

探因◆◆

主观动力不足外援优势不再

长久以来,亚冠都是美誉度高但实际价值一般的赛事。即便经过了多次改革,但在市场运营与商业收入方面,一直很难对“金元中超”产生太多吸引力。况且有恒大“珠玉在前”,他们以超出所有亚洲俱乐部的投入水平,在三年内两度问鼎亚冠。虽然俱乐部品牌的知名度迅速飙升,但恒大也给后来者制造了不低的门槛:想要在成就上比肩2013年、2015年的恒大,除非能有更高的投入,包括恒大自己。

主观能动性的欠缺只是一方面,近几年足协多次收紧中超联赛外援政策,尤其是后期将外援政策与U23球员政策挂钩,限制高价引援以及外援登场人数等,这些举措在客观上会成为中超球队的发展壁垒。一方面,外援政策收紧必然会导致征战亚冠的中超球队实力有所下降。以恒大为例,本赛季俱乐部老板明令球队在中超只上双外援,这意味着他们将以两套阵容出战中超和亚冠两条战线。由此带来的则是队员之间缺乏应有的默契,特别是后防线频频出现漏洞。同时,为了配合“注资帽”“薪酬帽”等要求,恒大无奈地送走了高拉特、阿兰。

另一方面,中超与亚冠外援政策上存在不配套的现象,这使得BIG4阵中亚洲外援的处境从昔日的 “法宝”变成了如今的BUG。曾几何时,中超赛场上的亚洲外援一度多达19人。然而随着中超取消亚外政策,大部分中超球队都展开了对亚外的“清洗”。为了应对亚冠“3+1”的外援政策,恒大保留了朴志洙,上港保留了艾哈迈多夫,国安则以金玟哉取代了索里亚诺。三人在联赛中的处境比较尴尬,导致来到亚冠赛场后发挥一度很不稳定。

与瓜分了东亚区四个小组第一的日本、韩国相比,尽管中超的外援政策改变了,但BIG4“踢亚冠靠外援”的窘境没有改变。小组赛前两轮,四队一共打进了9球,外援包办了其中的8球。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超球队花大钱引进的外援物有所值。战胜恒大的大邱FC,全队身价不及恒大外援保利尼奥的1/6。然而,身价高达3800万欧元的保利尼奥在前两场比赛中只有1球进账,而大邱阵中身价仅75万欧元的外援席尔瓦一人就打进了3球。

未来◆◆

本土年轻人才是长效发动机

当中超BIG4在投入上逐渐回归理性后,他们在亚冠赛场与日、韩球队之间的竞争,也逐渐回归到了比拼本土球员实力的框架内。不客气地说,近几个赛季中超球队在亚冠的战绩呈下降趋势,实际上这才是中、日、韩足球水平对比的真实体现。相较于日、韩两国本土球员的强势,中超BIG4的主要战术尤其是进攻端的战术,仍然是围绕着外援而展开。今年初的亚洲杯结束后,中国足坛普遍进入了人员新老更替阶段。新生代球员的实力与经验和老将们差距较大,还不足以担起重任,这种情况如实地反映在了亚冠比赛中。

再以恒大为例,在与大邱FC的比赛中,被寄予厚望的何超和张修维表现平平,导致恒大中场拦截大邱FC打反击时成功率很低。反观对方阵中的U23球员金大元,他不仅助攻席尔瓦首开纪录,还在下半场打入一球。小组赛前两轮,来自日、韩的八支球队一共打入了23球,其中由外援打进的只有6球,本土球员贡献的进球数几乎是外援的三倍。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鲁能以三外援出征亚冠之外,国安、恒大、上港全部在首发阵容中使用了“3+1”的外援组合。然而,中超的日、韩对手竟然无一在前两轮用满过“3+1”的外援名额。

除了大邱FC年仅22岁的金大元,为广岛三箭首开纪录并帮助球队主场2比1战胜墨尔本胜利的东俊希,出生于2000年7月,今年只有18岁。首轮浦和红钻3比0战胜武里南联的比赛中,出生于1999年5月的桥冈大树梅开二度,而他今年还不到20岁。在济南与鲁能2比2打平的鹿岛鹿角,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谋求转型,意识到烧钱请大牌外援并非长久之策的他们,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本土年轻球员的培养上。2015年,恒大曾在主场4比3击败鹿岛鹿角。但在那场比赛中,恒大的4粒进球有3粒是由外援打进的,而鹿岛鹿角的进球则由本土球员包办。

意识到青训重要性的中超球队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够踏实地去做的却屈指可数。当日、韩一如既往地有年轻新人在亚冠赛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中超BIG4的年轻球员却完全“哑火”,留给大家印象最深的只有张修维、韦世豪等人的无奈。或许中超联赛旨在保护年轻球员的U23政策出现得太晚了,而在外援占据各队进攻中轴线的背景下,国内年轻的攻击手想要出头难上加难。而现实再次提醒了中国足球,足球永远是一项集体运动。中超依靠超级外援创造出的红利期可能很快就要过去了,提升本土球员的水平,尤其是给年轻球员留出足够的发展空间,是中国足球眼下必须正视的问题。

本版撰稿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臧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丁升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