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 > 正文

公厕标准化 大家都认可(社会治理在身边·关注厕所革命①)

核心提示: “干净,又不臭。谁会不愿意啊!”

原标题:公厕标准化 大家都认可(社会治理在身边·关注厕所革命①)

开栏的话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是城乡文明建设的重要方面,不但景区、城市要抓,农村也要抓,要把它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推进,努力补齐这块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

“厕所革命”取得了哪些新进展?城市、农村、景区在厕改过程中,遇到了哪些困难,怎样去化解?即日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聚焦厕改过程中的人物与故事,呈现好经验、好做法。

因为厕所的事儿,重庆璧山区居民过去没少闹心。老城厕所脏乱臭,气味弥漫一大片,居民抗议过。新建小区没公厕,政府打算建一个,居民这儿也没通过。没通过归没通过,缺少公厕带来不便,居民照样提意见。

“公厕当然要建,但不能建我家旁边。”面对老百姓的诉求,如何才能给出最佳答案?如今重庆璧山区探索破解之道。公共厕所,不再是难言之隐。看璧山区居民的意思,似乎,这还是他们的一份骄傲了。

过去

  居民不让建

 宁肯不方便

看着面前的凉亭,严勇眼里满是遗憾。

“这里原本打算建个公厕,没建成。”严勇说,一侧是体育场,一年到头都有活动;一侧是河滨路,从早到晚有人锻炼。建个公厕,是许多人许多年的呼吁。

没成想,项目刚开工,四周的围挡就被居民拆掉了。挖掘机上站满了阻拦施工的居民,有个老太太还跳进刚挖的地基里,死活不让施工,好说歹说,就不出来。

“建个公共厕所,又脏又臭,10米外就是我们小区。要建,怎么不建到你家门口去?”政府工作人员来沟通,被居民们这样顶了回去。

“当时,我在这个社区当综治专干。群众意见确实太坚决。”严勇说,最后体育场的公厕项目取消了,改成建凉亭。结果是锻炼人群如厕不便、周边有人随地便溺,这样的现象持续了很长时间。

“我们居民也是有苦衷的。”贺廷中是璧山区老城步行街的居民,两年前,当地居民曾一起向政府提意见,关闭了步行街上唯一的公厕。虽然带来了一些随地便溺的问题,但居民都觉得“划得来”。

“夏天确实太臭了。”贺廷中说,厕所距他家厨房不到50米,即使关紧门窗,难闻的味道还是会从缝隙里透进来。“周边这么多户人,被恶心到饭都吃不下去了。如果不要求这座公厕关闭,我们该怎么生活呢?”

关闭厕所后,步行街上的商户头大了。

“最近的公厕在400米开外。都说人有三急,我们再急都还得夹着双腿跑400米,这滋味,真心不好受。”一家餐馆老板说,“尤其我们做餐饮的,客人酒足饭饱,想上个厕所都没有,以后人家肯定不愿意再来了。”

 现在

  不再脏乱臭

  大家便接受

老大爷手握话筒,唱起了舒缓的歌。一对中年人在旁双手相握,翩翩起舞。不远处,是一群打扮靓丽的阿姨排着整齐的队列,练习节奏明快的广场舞。

这一切,就发生在璧山区南湖公园的公共厕所门口。

这座公共厕所,不太一样。青灰色的外墙,一尘不染的玻璃窗。走进去,脚下是干干净净的瓷砖。卫生间里没有异味,是淡淡的熏香。门口的洗手池,伸手就有温水流出,一旁是免费的洗手液和纸巾。

“确实挺干净!”当地居民曹廷梅说,这里是璧山区第一座标准化公厕,刚建成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人专程来上趟厕所,看个稀奇。

“以前的公厕脏乱臭,是事实。但城市在发展,人流在增加,公厕确实不够。怎么办?”璧山区环境卫生管理所相关负责人向武凯说,怎么在老城推进“厕所革命”?区里边反复研究,最终敲定,要建标准化的公厕,让市民改变观念。经过考察论证,很快,南河公园里建起了第一座标准化厕所。

“我就问来这儿上厕所的市民,这样的厕所在你家附近建一个,怎么样?”向武凯说,“没人不同意了,都说好好好。”

其实,建成后,争论也不少。有人觉得,政府花钱我享受,值!也有人提意见,修这么漂亮,是不是形象工程?还花80万元,浪费。要是20万元建一个,就能建4个,不是惠及更多市民吗?

“这样的做法,我们也考虑过。但低标准建设,改变不了市民心里的公厕形象。市民都觉得脏乱臭是公厕的代名词,就会产生邻避效应,又是谁都不愿意建在自家门口了。”向武凯说。

也有人担心,市民素质会不会不够高?的确,刚一开始,厕所里一个月光手纸就用了80箱,大部分都被市民顺走了。“缺了就补,花了1万多块钱。同时,采取宣传教育等举措,市民逐渐养成了爱惜的习惯,也明白了我们把标准化厕所保持下去的决心。”向武凯说,两个月以后,再没有市民顺走手纸和洗手液了。

安亚军刚刚到璧泉街道观音社区当党委书记,就跟居民开了几场坝坝会,大家最大的呼声,就是在社区建一座公厕。“我找到人大代表,希望他帮忙给区里呼吁一下。很快,社区就建成了两座公厕。”安亚军说,“现在,又有好多居民跟我反映,希望在他们那栋楼附近,再修一座公厕。”

标准化的公厕,改变了市民的观念,也改善了城市的形象。之前,一家台企负责人来璧山考察,进了一座标准化公厕,出来就给随行的同事们说,不用再到其他地方去了,厕所都修得这么好,我们还担心其他事办不好吗?“不仅他要留下来。口口相传之下,还引来了几十家台资企业。”向武凯说。

 长久

  多方来建设

  精细化管理

外观要漂亮、内装要舒适、设施要齐全、卫生得保持。一座标准化公厕,建设成本在100万元左右。近几年,这样的标准化公厕,璧山修建了47座,政府投资只占了小头,企业捐建成了大头。

“我们确定来璧山做项目的时候,跟政府部门沟通,问有没有什么公益事业我们能够出力的。”富力地产重庆公司副总经理刘蔚说,政府工作人员告诉他们,可以投建一座厕所,刘蔚一开始以为对方在开玩笑。

经过考察,刘蔚才明白,人家是说真的。在璧山,已有不少知名企业冠名捐建了标准化公厕。能捐建这样的厕所,对在璧山的企业来说,虽说只在外墙留下一行小字“××公司捐建”,但都是极为露脸的事儿。富力捐建的公厕,如今在璧山区枫香湖儿童公园建成,刚刚对外开放。

“建好厕所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好事要做好,还得把住‘精细化管理’这根弦。”向武凯说。

璧山区为每座公厕都配备了夫妻档保洁员,公厕的管理将卫生标准分为27小项:水温、空气、空调温度……一项一项量化到纸上,挂到墙上。检查人员对厕所的卫生状况考核打分,评价结果与保洁员的收入挂钩,得分第一的保洁员有流动锦旗,还有额外奖励,得分较低的则扣发奖金。

在南湖公园的标准化厕所,记者见到了一组夫妻档保洁员。他们住在公厕内的一间小宿舍里,24小时负责保洁,宿舍里有床、电磁炉、微波炉等生活必需品。“开始说扫厕所,我是不想来的。后来看了以后,环境还挺好呢。”妻子唐仁平说,“今年有人约我去外地打工,我都不愿意去了。”

看到政府能管好公厕,企业捐建动力更足。现在,一座标准化厕所项目,经常有五六家企业竞争。璧山区还设立了门槛,企业形象不好、非法排污、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都不能捐建厕所。

“当然,不可能所有公厕都改成标准化厕所。我们新建了47座标准化厕所,其中28座是企业捐建。有了这个模板在,改建老城区厕所、行政事业单位开放厕所,也都基本达到标准化厕所的最低标准。”向武凯说,“现在,璧山城区有173个公共厕所。不管你在哪个位置,300米内肯定有一个。”

在老城步行街,征得了居民的同意后,老公厕也在改造后再次对外开放。贺廷中说他很满意,“干净,又不臭。谁会不愿意啊!”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于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