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房产 > 正文

在线短租发展快 急需监管防风险

核心提示: 这一系列利好短租行业发展的政策,在政策释放积极信号、短租行业高速发展的同时

也许在一两年前,将自己的住房拿出来共享给他人还是一件很难想象的事情,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共享中收获红利。小猪、蚂蚁短租的数据显示,2015年两家平台在订单量、交易额、房源量上都获得倍级增长。去年8月起,中央出台多项政策中提到促进度假租赁、共享经济、发展住房租赁等内容,政策利好的信号加上逐渐培育成熟的市场,让在线短租行业发展大步朝前,然而其在法律和税收等方面的“灰色地带”,仍被看作是目前该行业面临的最主要问题。

短租实例▶▶58平方米房间每月获利6000元

今年3月中旬,广州白领小腾在一个匆忙的决定下成为了Airbnb上的一名房东。小腾在亚运城有一套房子,但因为上班距离太远,2014年他与妻子在赤岗附近购下一套58平方米的公寓。两个对生活有品质追求的“85后”小夫妻,自己动手刷墙、设计室内装修,将这个一房一厨一卫的小家收拾得特别温馨:不仅电视、厨具、网络等一应俱全,阳台上有夫妻俩养的各种多肉植物,客厅里还摆着一架电子钢琴。

今年3月,抱着尝试的心态,小腾在Airbnb上成为了一名房东,没有想到将房子挂出去的当天,他就收到了一个订单。“那天也是有些狼狈,第二天中午房客要入住,我们赶紧把房子里的东西收拾走。”

对于房客而言,小腾的这套房子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步行大约5至10分钟就可以到地铁有8号线赤岗站或者3号线的客村站,楼下就是公交总站,附近有便利店、早餐店、餐馆、菜市场。打车前往小蛮腰、珠江新城、琶洲大约10分钟即可。

虽然当时将房子“出租”得匆忙,但3个月的时间让这对小夫妻已经完全适应了作为一个短租房东的节奏:每天晚上看看留言和邮箱,回复房客的问题;如果需要打扫卫生或者交钥匙,找个中午或者晚上就可以,并不会很麻烦。房间空着夫妻俩就自己住,如果有客人他们就回亚运城住。

“关于定价,我主要参考周边酒店和宾馆。”小腾这套公寓的旁边有家连锁快捷酒店,他放出的短租价格比这家酒店的房价要高出一些,平日大约每晚三四百元,到广交会旺季则要七八百元一晚。短租的3个月里,这套房给夫妻俩带来了约1.8万元的纯收益。

3个月中,夫妻俩接待过从台湾来广州旅游的游客,本地的大学生情侣,为广交会出差而来的外国商人……最长的房客花8000多元将房子租了一个月。这些房客素质都很高,有些人甚至会在离开时将屋子整理干净。随着成交次数的增加和获得的优秀评价,他们的房子越来越受欢迎。

政策利好▶▶短租平台获5倍速度增长

去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旅游投资和消费的若干意见》中提到“放宽在线度假租赁的准入许可和经营许可制度”;去年11月,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发展分享经济”,第一次将分享经济写入党的全会决议中,标志着分享经济正式列入党和国家的战略规划;同月,国务院网站发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首次点名“积极发展客栈民宿、短租公寓、长租公寓等细分业态”,并将其定性为生活性服务业,将在多维度给予政策支持;今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再次发文《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若干意见》,鼓励住房租赁。以上文件中虽然有些未明确提及在线短租,但毫无疑问该项政策长期利好于这一市场的发展。

部分平台高速发展的数据,已然证明这一点。截至今年3月,小猪(原“小猪短租”)订单量同比去年增长500%,活跃用户500万,日新增房源在250至300个,相当于两到三个中型酒店的体量,日租赁体量约7000多个房源,今年下半年小猪或将进军海外市场。蚂蚁短租2015年订单量与房源量都增长了500%,目前在300多个城市拥有30多万套房源,蚂蚁短租CEO申志强预计今年也会保持这样高速增长的态势。

小猪联合创始人陈驰认为,政策利好是在线短租走上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另一方面,人们对分享经济的认可,以及前期市场培育,让高速发展变得顺其自然。“目前的国家政策对整个分享经济是持鼓励的态度,允许试错,这对在线短租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

业内人士看来,这一系列利好短租行业发展的政策,背后有着去库存、盘活市场房源、优化资源配置的考虑,长远来看将会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首先是房源和交易的增多;其次是未来各家平台之间竞争加剧,差异化竞争将成为各家需要考虑的重点。

业内期待▶▶细化政策尽快出台 完成实名制闭环

在政策释放积极信号、短租行业高速发展的同时,业内普遍认为,阻碍短租发展的因素仍然是法律和税收上的灰色地带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信任问题,而这也是分享经济需要面临的共同痛点。分享领域中的租车行业已经多次面临这些冲突,与交通管理部门的交锋,租车司机犯下刑事案件等都成为现实存在的问题。

虽然在短租市场内类似事件在媒体上还未见相关报道,但潜在风险较大,关于税收、安全、信任、卫生、消防等问题的讨论也从未停止。据了解,目前在一些城市已经出现了职业短租房东,他们从市场上用长期租赁的方式获取各种房源,经过简单装修后放在网络上进行短租,其安全性和经营合法性受到更多质疑。

对此,陈驰认为短租行业面临的痛点没有发生改变,行业仍存在灰色地带,“法律没有明确说私人短租是合法的,也没有相应的监管体系。”同时,作为在线短租的连接器和发生器,陈驰认为法律也应该规范平台的责任和义务。

“虽然大方向上释放了良好信号,然而缺少相应细则。不过细则的制定需要时间,这个过程需要一定耐心。”陈驰说,相关部委已经与小猪有所接触,对在线短租行业进行调研,分析其带来的在就业、流动人口等多方面影响,或许在不久的未来就能看到相应改变。

除了在合法性、监管、税收等方面期望出现相应细则外,业内普遍希望能接入部分权威数据库,实现实名制的闭环。比如接入公安部身份系统等,让交易变得更加安全和可靠。

对于短租平台而言,还有更多工作需要去完成。“法律的完备让我们可以放开手脚去做,而工作的重心则是让市场设施更加完善,比如提供专职摄影师、保洁、智能设备安装等服务,利用芝麻信用、评价等解决信任问题,更加广泛地教育市场等。”对于在线短租行业的未来,陈驰十分有信心。(记者 张婧)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