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区 > 正文

三毛:爱情绝对值得一试二尝三醉

核心提示: 几乎所有浪漫的女人都读过《橄榄树》、《撒哈拉的故事》、《万水千山走遍》、《故乡人》……1976年5月,三毛的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由皇冠出版社出版。三毛开始成为影响中国几代女性成长的名字。

 “世界上难有永恒的爱情,世上绝对存在永恒不灭的亲情,一旦爱情化解为亲情,那份根基,才不是建筑在沙土上了;某些人的爱情,只是一种“当时的情绪”。如果对方错将这份情绪当做长远的爱情,是本身的幼稚;爱情,如果不落实到穿衣、吃饭、数钱、睡觉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里去,是不容易天长地久的;逢场作戏,连儿戏都不如,这种爱情游戏只有天下最无聊的人才会去做。要是真有性情,认真办一次家家酒,才叫好汉烈女;爱情的滋味复杂,绝对值得一试二尝三醉。”

有那样伟大的女人改变了我们的事业心,有那样奇特的女人改变了我们的性格,有那样有趣的女人改变了我们的爱好、工作甚至怪癖,还有那样一种女人,改变了万千大众对爱情的心,三毛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万般才华被岁月模糊,惟剩下她对爱情的理解还在被人们模仿。改变了一个女人的爱情,还有比这更大的“事件”么?

几乎所有浪漫的女人都读过《橄榄树》、《撒哈拉的故事》、《万水千山走遍》、《故乡人》……1976年5月,三毛的第一部作品《撒哈拉的故事》由皇冠出版社出版。三毛开始成为影响中国几代女性成长的名字。

三毛其人和她的作品,是几代人有关青春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三毛以其特立独行的作品与人格气质,影响了整整几代人的精神生活。她笔下色彩缤纷的异国情调,字里行间的爱心,以及文中时刻进发出的诙谐、机智,无一不在60年代、70年代人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三毛经典的流浪形象,以及寻求远方、渴望自由的论调,在大陆引发几十年经久不息的热潮。对于出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末以及70年代的一代青年来说,如果说罗大佑、崔健等人影响了他们的“青春”,那么,三毛则影响和塑造了他们的“少年”。毕竟,在上个世纪80年代,对大部分中国少年来说,三毛是他们的青春期的唯一选择。三毛影响和塑造了整整一代少男少女。三毛的影响,是时代的必然。“那个年代没有什么可娱乐的东西,阅读成了我们主要的娱乐方式。男生基本读金庸,女生读三毛。但在我印象中,有很多男生也喜欢三毛。”当时,踏出国门的读者非常有限。而三毛的出现,让大陆读者耳目一新。

19岁只身闯荡欧美,追求爱情,与丈夫荷西在撒哈拉沙漠生活数年,足迹遍及59个国家,三毛以一种流浪者形象和波希米亚色彩,对读者构成一种难以言述的吸引力。而她笔下的异域风情,又为相对闭塞的大陆读者,提供了关于异域风情的想像。她并不愉快的成长经历、深深打动人心的作品、万水千山走遍的洒脱,甚至她丰富的感情世界、令人不解的离世以及流传的许多红尘往事,使她也一直成为华人心中的一个谜与一个重大的历史与文化现象。她的故事包括:离家出走,追求爱情,浪迹天涯……三毛用自己的行动实践了青春期少男少女的青春梦。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无数年轻人在三毛的带领下,跨出家门,开始到更广阔的天地去寻找自己的理想。

浪漫是她给外界的感觉,她的故事可以教育别人,且难以成全自己。三毛,其实和大多数生活乏味的普通人一样,生活在无聊、麻木、挫折、受辱、琐碎的生活中;她的生活有过悲剧,却用《撒哈拉的故事》让我们惊叹贫瘠的生活所产生的愉悦和陶醉。三毛不是激烈的,不是声竭力嘶的,如她自己所说:“我的情绪、我的心境就像白开水一样”,所有的磨炼、修炼,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一颗白开水一样的心?下辈子,让我做一株塔里木的红柳算了。”;三毛是永远敏感的。万水千山都走遍,可永远甩不开《雨季不再来》式的脆弱、失落;但三毛绝非自恋,绝非“小女人”,后者为别人的艳羡活着,而三毛,却生活在自己独特完整的空间里。

三毛的人生,更让人想起她在《稻草人手记》的序言:麦田已经快收割完了,农夫的孩子拉着稻草人的衣袖,说“来,我带你回家去休息吧!”稻草人望了望那一小片还在田里的麦子,不放心的说“再守几天吧,说不定鸟儿们还会来偷食呢!”孩子回去了,稻草人孤孤单单的守着麦田。这时躲藏着的麻雀成群的飞了回来,毫不害怕的停在稻草人的身上,他们吱吱喳喳的嘲笑着他“这个傻瓜,还以为他真能守麦田呢?他不过是个不会动的草人罢了!” 说完了,麻雀张狂的啄着稻草人的帽子,而这个稻草人,像没有感觉似的,直直的张着自己枯瘦的手臂,眼睛望着那一片金黄色的麦田,当晚风拍打着他单薄的破衣服时,竟露出了那不变的微笑来。

《追梦人》是罗大佑为纪念女作家三毛改的一首歌。“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不知不觉这城市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红红心中那盎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飞去飞来的满天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冰雪赋予含泪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看我看一眼吧,莫让红颜守空枕,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金句背后的女人:

三毛,原名陈懋平,汉族,浙江舟山人,1943年三月二十六日出生于重庆黄角桠。曾就读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肄业曾留学欧洲,婚后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加纳利岛,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脍炙人口的作品。一九八一年回台后,曾在文化大学任教,一九八四年辞去教职,而以写作、演讲为重心。一九九一年一月四日去世,享年四十八岁,死因未明。

她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她的作品也在全球的华人社会广为流传,在大陆也有广大的读者,生平著作和译作十分丰富,共有二十四种。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冷冰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