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国内 > 正文

昆山爆炸伤者家属:政府所公布名单有问题

核心提示: 政府公布了81人的死伤名单,而且22人为“无名氏”,政府的说法是“患者入院重度昏迷”,但有的家属不能接受。

11

10

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爆炸特别重大事故发生后,这起事故中的河南籍工人的状况引起极大关注。

焦急企盼|未知的等待煎熬着众家属

昨日上午,昆山市洞庭湖南路和南河路交叉口的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下简称中荣公司)四周扯满警戒线,已严密戒严。

警戒线外的花坛上,来自许昌市襄城县山头店乡的薛站稳老汉蹲坐在那里,眼噙热泪,不时将目光瞥向儿子曾工作的中荣公司,喃喃地说:“咋也想不到,现代化的工厂会出这事儿!”

在8月2日的爆炸事故中,薛老汉32岁的儿子薛晓奎被炸伤,全身烧伤面积超过80%,生命垂危。获悉此事,正在老家接受脑血栓治疗的他,拔掉针头就同亲属往昆山赶。家境贫困的他,平生第一次坐了飞机。可赶到昆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时,由于儿子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薛老汉无法与儿子见面,只能老泪纵横地等待。

“我当时到医院寻找晓奎,医院四处躺满黑乎乎的‘炭人’,他们的衣服被烧光,分辨不出男女,绝大多数人无法说话,因为喉管被割开,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此情此景,身为老爷们儿的唐鹏举也禁不住哭了,他告诉记者,他与薛晓奎同村,也在昆山打工,两人所在的工厂紧挨着。

同样在路口等待的,还有陕西的老王。他已经到DNA采集点留了样,但姐姐仍杳无音讯,不知是死是活。他怔怔地望着远方,“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姐姐到底在哪儿?”

家属质疑|政府公布的名单存在问题

爆炸事故发生后,数百名家属从四面八方会集昆山,希望能尽快寻找到亲人的下落。

昨日上午8时许,因迟迟不见政府公布第二批DNA检验名单,同时认为政府披露的名单存在重名、人数核对不准等问题,数百名家属把接待点所在的会展中心门前道路堵塞。昆山市一名副市长出面协调后,家属们才重新退回到会展中心。

“亲属根本没做DNA鉴定,为啥会在第一批伤者DNA比对名单中出现葛国平的名字。”一位家属说。

同样,来自河南商丘虞城的王天奇指着政府公布的医院救治人员名单说,名单中出现了两次“董梅”的信息,一次是在无锡市第三人民医院的名单中,一次是在南京军区总医院的名单中,肯定有问题。他还质疑说,两天过去了,政府公布了81人的死伤名单,而且22人为“无名氏”,政府的说法是“患者入院重度昏迷”,但有的家属不能接受。

“我当时把她送到了昆山市中医院,当时她还跟我说了话。可后来,我找遍了昆山、上海等地的医院,也联系不到她。”伤者刘金花的亲属说,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其他几位家属。

在与政府人员的沟通中,家属们情绪几度失控。面对质疑,昆山市相关负责人表示,会针对家属们的质疑彻查,尽快公布最新医院统计人员名单和DNA比对检测结果。

昨日下午3时左右,昆山市政府陆续公布死伤者DNA比对结果。截至昨晚8点半,官方已公布9批死伤人员的DNA比对结果。每次张贴名单,就有数百双眼睛盯看。每个名字背后,都是撕心裂肺地哭喊……

最新数据|死伤名单中已有26名河南人

在官方公布的死伤人员名单中,河南籍的打工者伤22人、死亡4人,他们多来自我省南阳、商丘等地。据了解,昆山聚集有大量河南人。“在昆山街头,十个人中肯定能碰到俩河南人,一点都不夸张。河南人能吃苦,这边工资又相对较高,所以很多河南人在这边打工。”开出租车的余师傅告诉记者。

在昆山国际会展中心,来自商丘的刘玉梅的家人仍在等待她的消息。刘玉梅一家在昆山打工多年,刘本人在中荣公司也工作了多年。刘玉梅的儿子说,母亲今年45岁,几乎不识字,因为年龄较大,找其他工作比较难,中荣公司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了。一个月能挣5000元,对一个农村妇女来说,似乎已经很满足了。

“大约一个月前,妈妈上班时间提前了,从原来的早上8点提前到了7点,每天5点就得起床,晚上9点多才回家。干这个活,每天即使包裹得很严,也浑身都是灰蓝色的粉屑。每天除了牙齿是白的,全身都是铝粉,黑不溜秋的。”刘的儿子说,因为这个原因,刘玉梅时常会皮肤过敏,但每次都涂点药膏就又去上班了。至于安全问题,对一个只能写自己名字的农村妇女来说,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她儿子说,“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来自商丘虞城的王天奇也在昆山打工,他介绍说,自己很多亲属都在昆山打工,“因为这边工资相对较高,我住在蓬郎镇上,租的两室一厅大概800块钱,房租比郑州还低。”

昆山爆炸已致75人死亡

据新华社电 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粉尘爆炸特别重大事故,截至昨日已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

事故发生后,经国务院批准,成立了由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任组长、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江苏省政府负责人参加的事故调查组。

4日,事故调查组就进一步做好人员搜寻、伤员救治、善后处置、隐患治理、信息发布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对事故原因进行了初步分析。杨栋梁强调,要汲取血的教训,切实把发展决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作为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

事故被判定为重大责任事故

据新华社电杨栋梁昨日表示,根据事故暴露出来的问题和初步掌握的情况,涉事企业问题和隐患长期没有解决,粉尘浓度超标,遇到火源发生爆炸。他指出了引发事故的相关因素:

1.企业厂房没有按二类危险品场所进行设计和建设,且建筑间距不够;

2.生产工艺路线过紧过密,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布置了29条生产线,300多个工位;

3.除尘设备没有按规定为每个岗位设计独立的吸尘装置,除尘能力不足;

4.车间内电器设备没有按防爆要求配置;5.安全生产制度和措施不完善、不落实,没有按规定清理管道积尘,没有进行安全培训,没有按规定配备阻燃、防静电劳保用品等。

杨栋梁同时指出,事故的责任主体是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主要责任人是企业法人代表、董事长吴基滔等相关负责人。当地政府的有关领导责任和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落实不力。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